<table id="livat"></table>
  1. <pre id="livat"><label id="livat"></label></pre>
      <track id="livat"></track>

      <td id="livat"></td>

        注冊登錄

        一部令毛主席淚流滿面的相機

        來源:中國攝影報 發布日期:2021-09-01

         中國文聯黨組成員、副主席李前光講授專題黨課引發塵封故事


          在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的重大歷史節點,中國文聯、中國攝影家協會梳理發掘塵封了60多年的一部珍貴相機——這是毛澤民烈士的遺物,更是毛主席對攝影家的囑托。

        毛主席托付給攝影家的相機


          毛澤民曾入選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范人物名單。1921年參加革命,是毛澤東主席的弟弟。曾任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行長,工農民主政府國民經濟部部長。1945年,在毛澤民烈士犧牲兩年之后,這部相機被輾轉送到延安。毛主席面對相機不禁淚流滿面,此后相機一直被毛主席珍藏。1947年國民黨調集大軍進攻陜北解放區,黨中央在撤離延安之際,毛主席把相機托付給攝影家程默保管使用,程默于1960年捐獻給中國攝影學會(中國攝影家協會前身)。

          8月27日,中國文聯黨組成員、副主席李前光以“以史為鑒 開創未來——一部珍貴的相機”為題,在中國攝協講授專題黨課。黨課圍繞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七一”重要講話,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工作導向;用好紅色資源、賡續紅色血脈;堅持光榮革命傳統,開創攝影事業新局面;用好中國攝協獨有的光榮,講好新時代中國故事四個方面,結合文藝事業、攝影工作實際,深刻闡述了習近平總書記“七一”重要講話的重大意義,回顧了中國共產黨艱辛而輝煌的崢嶸歲月和中國革命攝影史中的動人故事,通過鮮為人知的生動史料,引用經典鮮活的案例和豐富的歷史圖片,以多媒體視聽形式全方位地解讀了這部珍貴的相機傳承的紅色精神和現實意義。

        8月27日,李前光圍繞毛主席托付給攝影家程默的相機,在中國攝影家協會講授專題黨課。聆聽生動鮮活的黨課,親見現場展示的珍貴紅色文物,中國攝協廣大干部職工備受振奮和鼓舞。張雙雙 攝


          李前光在專題黨課中指出,習近平總書記“七一”重要講話視野宏闊、精辟深刻、振奮人心。講話全面回顧我們黨篳路藍縷的百年歷史進程,系統總結我們黨奠基立業的百年奮斗成就,深刻闡明我們黨獨立自主的百年發展規律,科學展望我們黨開拓進取、走向未來的百年宏偉藍圖,是一篇充滿真理力量的馬克思主義綱領性文獻,進一步豐富和發展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具有重大的政治意義、歷史意義、時代意義和現實意義。講話要求我們更加堅定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信心和底氣,要求我們更加自覺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工作導向。“毛主席教導程默要多拍群眾,這也讓我們更加深刻地理解習近平總書記對文藝工作者以人民為中心創作導向的要求。程默同志作為當時在延安的唯一一名攝影師,背負著這部相機,記錄和見證了黨中央轉戰陜北的珍貴歷史影像。70多年之后的今天,面對這部不同尋常的相機和歷史的重托,它啟示廣大攝影人:投身偉大時代,堅定服務人民,聚焦火熱生活,不讓歷史留下空白。”這些飽含深情、發人深省、擲地有聲的話語,是李前光在專題黨課上,對攝影工作者的期望。

          李前光表示,這次黨史學習教育活動,是中國攝協貫徹落實中國文聯黨組關于黨中央用好紅色資源,賡續紅色血脈要求的一次具體實踐。

          程默之子、中國婦女外文期刊社原攝影部主任程京京在黨課上動情地分享了程默的不凡攝影歷程與那部珍貴相機背后的故事,讓大家重溫了老一輩攝影人在艱苦卓絕的革命時期,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優良傳統,用手中的相機作武器為黨和革命事業無私奉獻的精神。作為繼承紅色攝影精神的攝影家、中國攝協老會員,他呼吁新時代的攝影人要共同努力,讓革命的星火代代相傳,讓祖國的江山永不變色。

          中國攝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鄭更生主持專題黨課。中國攝協分黨組成員、秘書長高琴,分黨組成員、副秘書長彭文玲,分黨組成員、副秘書長、副主席居楊出席。中國攝協全體黨員、處級以上干部聆聽了黨課。生動的故事、豐富的影像、真切的實物和鮮明的導向,引起了大家的熱烈反響。


        相機的塵封故事:

        毛主席親手托付 毛澤民遺物

          在這次專題黨課之前,這部“紅色相機”的背景信息只有寥寥幾個字——毛澤民同志使用過的照相機。

          當年捐贈相機登記信息有誤,加上時間久遠,保管人員幾經更換,這臺相機背后的故事一直淹沒于歷史深處。直到2021年6月,本報在程默家鄉江蘇鎮江丹徒區舉辦的“程默杯”全國攝影作品展啟動儀式上,程京京向本報社長趙迎新談起程默捐贈相機一事,中國文聯、中國攝協高度重視,由此,這段鮮為人知的塵封歷史才被發現挖掘、逐漸清晰。

          1947年3月,在大部隊即將撤離延安的一天傍晚,毛主席的警衛員找到程默,說“毛主席叫你去”。

          據程默回憶,延安電影團攝影師一般不會進毛主席的窯洞,因為怕影響他的工作。即使周恩來等中央領導,也得事先通報得到同意后才進去。“要知道,就在這窯洞里,毛主席運籌帷幄、指揮著千軍萬馬啊。”進入窯洞后,程默看到毛主席站在桌前,面色凝重。看到他進來,毛主席拿起相機,說這是毛澤民生前使用過的,讓程默保管使用。

          在轉戰陜北的艱苦歲月里,程默獨此記錄下了珍貴的歷史影像,這部相機也跟隨程默見證了偉大的歷史性轉折。在此后的歲月里,程默一直將這部相機帶在身邊。1956年中國攝影學會成立后,組織會員研究攝影藝術和技術理論,征集攝影文史資料被列為學會的重要任務。時任中國攝協主席的石少華號召老一輩攝影工作者、中國攝影學會領導捐獻攝影文物,石少華、吳群、陳勃、高帆、鄭景康等主動無償捐出了第一批珍貴攝影文物,程默于1960年將這部相機捐贈給中國攝影學會。

          李前光指出,在中國攝影史上,許許多多追求光明、投身革命的文藝青年,滿懷對攝影藝術的熱愛和對國家民族的深情,譜寫了中國攝影的輝煌篇章,為我們留下了寶貴的藝術遺產和精神財富。希望廣大攝影工作者繼承和發揚老一輩攝影家的優良傳統,堅持崇高的藝術理想和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堅持用手中相機觀照現實生活,努力創作出更多更好的攝影精品。


        毛主席沉甸甸的囑托:

        多拍群眾

          程默在回憶錄中,記錄下很多毛主席、周總理對他的囑托。1947年8月下旬,程默和凌子風奉命去朱官寨村黨中央指揮部工作。他們到這里主要任務是拍一些黨中央負責同志的活動,以及黨中央和毛主席指揮部隊大舉反攻的紀錄片。

          他們到朱官寨后,周恩來和陸定一接見了他們,向他們分析了中國目前的形勢,講到中國革命已到了“由防御轉到進攻”的關鍵時刻,指示他們要盡可能用好“手中武器”,多記錄一些有意義的資料。

          在朱官寨,程默幾次請示拍攝毛主席的個人鏡頭,他總是不同意。程默說:“主席,全國人民都很關心您,拍些鏡頭,可以滿足群眾的愿望。”可是毛主席總強調:“你們要節約一些膠片,多拍一些戰士和群眾,多拍一些新人新事,不是更好嗎?”

          李前光強調,黨的歷史是最生動、最有說服力的教科書。早在1942年的延安文藝座談會上,毛澤東主席就鮮明地提出文藝的人民性問題。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強調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這與延安講話一脈相承。毛主席對攝影家的囑托,體現了黨歷來把人民放在重要位置的核心思想,也是文藝工作為了誰、我是誰、依靠誰的人民立場、人民情懷、人民視角的體現。


        珍貴的文物:

        賡續紅色血脈 凝聚奮進力量

          李前光在黨課中提到了毛主席和中國攝協的一段佳話:在中國文藝發展史上,石少華是唯一被毛主席邀請到家里聽取工作匯報并留下影像的全國文藝家協會主席。1962年7月24日,毛澤東同志在中南海住所接見石少華同志,其間問道:“你們叫中國攝影學會,為什么不叫中國攝影家協會,如同中國作家協會、中國美術家協會那樣?”石少華解釋道:“攝影事業比較年輕,在藝術領域中還是個小弟弟,與其他協會相比還存在一定差距。用‘學會’可以團結更廣泛的攝影人,等將來成熟時,再考慮改名。”毛主席對此表示贊同:“你們這樣考慮也對,你們要我題名,我寫了兩個,一個是‘中國攝影學會’,一個是‘中國攝影家協會’。另一個題名,你們將來也許會有用的。”在中國文聯所屬13個全國文藝家協會中,享此殊榮者,唯有中國攝協。在17年后的1979年,“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名正式啟用。這是歷史的英明,也是攝影人的驕傲,更是毛主席的激勵和對繁榮發展攝影事業的殷切期望。

          中國攝協擁有著許多獨特的紅色資源。作為在20世紀70年代中國攝影學會唯一的留守人員,佟樹珩從那時起一直照看著紅色文物,直到2005年4月13日,佟樹珩將156項珍貴的中國攝影文物及史料,移交給剛剛主持中國攝協分黨組工作的李前光。這些史料被高度重視,經分類整理并被妥善保存。

          2006年8月,毛主席為中國攝協題寫的會名,為《中國攝影》《大眾攝影》雜志題寫的刊名,在嚴密保護下送到雅昌公司進行數字化處理,并展開了有力宣傳。手書被視為協會最珍貴的文物,保存在中國攝協保險柜時,分黨組書記、副書記各一把鑰匙,密碼由理論研究部主任掌握,三人缺一都無法打開。2011年,中國攝協將部分珍貴文物存入銀行專業級保險柜。2019年10月,《大眾攝影》封面啟用毛澤東于1959年題寫的刊名。今年7月,中國攝影報啟用毛體集字報頭,這都是中國攝協用好紅色資源、賡續紅色血脈的具體舉措。

          李前光指出,中國攝協在保護好、管理好文物的同時,也要把革命文物運用好,發揮好革命文物在黨史學習教育、革命傳統教育、愛國主義教育等方面的重要作用,引領黨員干部感悟紅色力量、汲取紅色精神、傳承紅色基因,賡續紅色血脈。

          李前光強調,在延安大撤退的歷史性時刻,毛澤東主席把這部珍貴的相機托付給攝影家程默同志,意味深長。這既是烈士的遺物,也是革命的武器,更是“多拍群眾”、文藝為人民的囑托!我們今天的攝影人,要積極投身火熱生活,不辜負偉大的時代和人民。

          鄭更生表示,中國攝協將把這臺“紅色相機”送至銀行專業級保險柜中,與毛主席手書一同妥善保存。協會一定要保管好、傳承好、發揚好紅色資源,賡續紅色血脈,團結引導廣大攝影工作者聽黨話、跟黨走,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作出攝影人應有的貢獻。

          在黨課現場,毛主席托付給攝影家程默的相機,同1939年11月白求恩使用過的柯達萊丁娜相機,革命烈士雷燁帶血的日記本,1942年吳印咸在延安電影團攝影訓練班授課的講稿,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部隊首長聶榮臻、蘇靜拍攝的照片,1959年6月2日郭沫若為《毛主席接見亞非拉朋友》照片的題詩及第一屆全國影展的題名,1960年中國攝影學會請示中國文聯關于請求毛澤東主席為攝影工作題詞的報告原始稿和批件等重要文物一同展示。這部相機背后的故事,以及珍貴的歷史文物讓中國攝協廣大干部職工備受振奮和鼓舞。

        程默之子程京京,向李前光、鄭更生等動情地分享了程默的不凡攝影歷程與那部珍貴相機背后的故事。張雙雙 攝


          大家一致認為,專題黨課旁征博引、材料翔實,在思想上高屋建瓴、啟迪深刻,在內容上浸潤人心、催人奮進,深入挖掘毛主席托付給攝影家的相機背后深厚持久的內涵和重大的紅色意義,是一次生動鮮活的黨史學習教育,一堂飽含愛國主義和紅色精神的思政課。讓人真正地“入了耳、入了腦、入了心”,讓人從“紅色相機”背后的故事,以及像程默一樣的紅色攝影先驅們的精神足跡中,深刻感受到攝影在百年進程中的責任擔當,體會到唯人民與時代不可辜負。大家紛紛表示,要發揚老一輩攝影家的優良傳統,傳承好中國攝協紅色攝影文化的傳家寶,始終堅持“二為”方向和“雙百”方針,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工作導向,積極投身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實踐,為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攝影事業譜寫新的篇章。


        本報記者:方妍


        文章刊發于《中國攝影報》·2021年·第68期·1版

        舉報 收藏 點贊 分享

        717影院